两江新区官网 > 招商·投资 > 产业信息() > 现代服务业 > 正文
迷雾中的无人零售:技术性稳定性等诸多痛点待解

北京无人零售品牌

从制造业、服务业到零售业,“无人”概念已然成为热点话题之一。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作为最早一批在北京落地的无人便利仓,位于优家国际青年社区的第一家小麦铺在运营了一个多月后正在停业装修,EATBOX被消费者吐槽不够接地气,“随便一瓶矿泉水都要五六块钱”。而此前被曝出最迟7月底会在望京落地的缤果盒子至今迟迟未见踪影。看起来无人便利仓似乎还并不具备大范围复制的技术和市场基础,而无人值守货架正引发新一轮的资本追捧。无人零售凭借其轻型体量,可以碎片化渗透到当前零售格局之外的最后一公里,但不可否认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大量样本尝试势必会被淘汰,无人零售最终会以什么形式存在,仍有待观望。

踌躇的无人便利仓

作为京城第一家无人便利仓,EATBOX于7月26日在北京世纪金源购物中心一层居然之家家具家饰馆正式营业。EATBOX定位为进口美食魔方,按照EATBOX怡食家超市CEO安利英此前的介绍,EATBOX整体大小为20-40平方米,店内共有600多个SKU,其中海外进口商品有400多个SKU。未来EATBOX将落户于中高端小区、高校、CBD中心及科技园等区域。

但在实际的消费体验当中,更多的消费者是出于好奇体验,且体验结果也不尽是正面,尤其是部分商品价格较一般渠道偏高遭遇不少吐槽。有消费者表示,进去体验一下觉得很酷,也挺顺畅的,但是价格较高,而且都是些进口商品,“就想买个普通的农夫山泉矿泉水都买不到”。北京商报记者在EATBOX里看到,一听330ml的百事可乐标价为8.9元,而一般便利店仅需3元;味全果汁售价7.2元一瓶,一般便利店卖6.5元。

北京已经开业的另一家无人便利仓是校园物流服务品牌小麦公社在今年7月推出的小麦铺。但北京商报记者9月2日走访时发现,位于优家国际青年社区的小麦铺第一家店已经停业,货架全空,有工作人员在进行内外搭建工作。小麦铺市场部负责人表示,这家小麦铺停业是因在进行4.0版本升级。据介绍,目前小麦铺已经有12家,分布在封闭社区里。值得注意的是,小麦铺目前并不是完全的“无人便利店”,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每家小麦铺都配备有一名店员,在一定时段进行商品维护、陈列工作,以及当顾客遇到使用操作上的问题时提供帮助。

无人货架新风口

如果说,无人便利仓减少了店租、人力成本,但还需要承担高昂的科技成本,那么无人值守货架则干脆把大部分科技成本也给抹去了。进驻企业、开放货架、无人值守、自助购物、在线支付等特点集中体现在无人值守货架上。基于对写字楼人群的信任,无人货架以进驻企业为主,货架上提供零食、饮料等产品,方便上班族选购,消费者不用再下楼、出办公室,解决“最后100米”的问题。

资料显示,2016年8月,小e微店在全国就已经布下了1500多个网点,哈米魔方目前也已入驻ofo、百度外卖、爱奇艺、瓜子二手车等多家企业,并且预计到2017年底可实现单日移动支付交易20万笔。

一位在百度外卖工作的周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办公楼二层的茶水间里就有哈米魔方的无人值守货架。产品主要是饮料和零食,第一次购买要先关注哈米魔方的公众号,绑定货架,扫描商品上的二维码付款,但商品品类太少,且以小零食为主,价格也没有优势。就他了解,男性基本不去哈米魔方买东西,女性偶尔会买。

无人货架在近期也站上风口,成为新一轮资本热捧对象,放眼全国市场上还有领蛙、猩便利、易得等30多家企业,每日优鲜、易果集团等生鲜电商业于最近先后宣布将进入办公室无人零售市场。

诸多痛点待解

以无人业态“无人”的特点来看,事实上存在已久的自动贩售机也是形式之一。也就是说,目前在北京市场上,主要存在三种无人零售业态:以24爱购、友宝等为代表的自动贩卖机;以EATBOX、小麦铺为代表的可进入式无人便利仓;以小e微店、哈米魔方等为代表的进驻企业的无人值守货架。就目前的发展状态来看,自动贩卖机出现已久,无人便利仓风头正盛却很难说十分理想,无人值守货架目前则更多局限于企业等封闭场景。

无人零售吸引了资本的关注,也提供了一种新奇的消费体验,但最终会以什么形式留下,还有待观望。业内人士指出,无人便利仓与传统便利店相比,节省了人力、租金成本,但是技术还不够稳定。此前上海的第一家缤果盒子就曾因不敌高温天气而暂停营运,EATBOX也出现过结算故障。目前,无人便利仓还有不少技术性问题,稳定性难以保证,短期内难以大范围复制推广。无人值守货架与无人便利仓相比,虽然将技术成本进一步降低、模式进一步减轻,但也存在SKU数量有限、难保证用户黏性等痛点。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认为,无人零售是传统商业的一种补充,但发展不能忘记真正以无人技术降低运营成本为出发点,那样才能扎实地带来收益。事实上,不少新入局的技术型企业对于商业本身是门外汉,未必能真正服务消费者。并且由于目前某些无人技术并不成熟稳定,实际运营成本也并不低。北京商报记者 吴文治 实习记者 徐天悦

北京商报
图览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