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新区官网 > 新闻频道 > 两江要闻 > 正文
北邮教授王立新:从大数据看重庆产业发展

    “工业文明的核心是解放人的体力劳动,问题是生产过剩大量库存。而信息文明是用计算机、云计算处理大数据,消除信息不对称,实现精准匹配,降低交易成本,去中介、去库存……”

    5月6日,第六期大企业大集团(重庆)干选课堂暨组织新能力建设学习计划开讲,北京邮电大学EMBA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立新教授做客两江,以其在互联网通信营销领域的丰富实战经验带领参课的200多名新区工作人员深入了解了互联网+、智能革命、大数据挖掘等前沿领域。

    互联网时代:自我、自由、自主、自造的自时代

    “互联网思维就是开放、去中心化和分布式运算。”王立新教授最先从互联网思维讲起。他指出,“互联网共享经济,产权与使用权分离,并且产权低于使用权,长安汽车可以考虑车辆共享,做app,规模和注意力才是要害。去中心化,就是按协同关系组织工作,比如,区块链,通过在网上创建加密社区,每个节点、每个终端都是数据库,没有中心。”

    “往茅台酒里滴水融合叫互联网+,往水里滴茅台酒融合叫+互联网。不以线上供需信息流精准匹配来调动线下“人、财、物”为主导的转型都是伪信息化。”王立新教授指出,精准服务,屌丝订制,计划生产,消灭中介,没有库存是互联网的基本特征。他将IT称之为I Time,即自时代:自我,自由、自主,自造。“就是以自我为核心,以自由为追求,以自主做选择,自造为方向。” 王立新教授解释说。

    关于互联网时代最大的投资机会,王立新教授认为一是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对接融合。一方面线下实体企业是一条“龙”,线上互联网企业用云计算大数据给龙“点睛”,“画龙点睛”后实体企业“飞龙升天”;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需要落地,与实体企业融合解决现实需求。二是大数据的精准投资孵化,通过大数据发现最佳投资目标,实现互联网+大数据+资本投资。

    大数据挖掘:已成为全世界最珍贵的资源

    “互联网文明时代,大数据、信息流成为全世界最珍贵的资源。信息时代,云计算使供需双方精准匹配,也使生产成本、风险成本、管理成本等下降,互联网通过数据实现了人和信息、人与人及人与物、物与物的匹配。”王立新教授说,“大数据的本质是以个体为核心的全数据的运营,目的是屌丝的私人定制,按需服务,按个体化智慧生产与管理。”

    他现场举了汽车保险的例子,“我买的车跟隔壁买的车是一样的,同一天买的,现在全世界的保险公司对我们两辆车收的保费是一样的,标准化的。现在是自时代了,如果在我的车里面装一个传感器、记录仪,采集这个车的全数据,可以看到王立新这辆车买了四年半只跑了2.9万公里,这辆车从来没有出过北京六环,没有违章记录。另一辆车第一年跑了十万公里,还去参加了沙漠挑战赛,去珠穆朗玛峰自驾游,那多危险,那为什么车险保费要一样?”

    “如果你是汽车制造商,赶快把所有车装上传感器,建上云数据平台,创新一家汽车保险公司,按每辆车的数据付保费,按天付保险费,这辆车停在车库里没动,今天的保费就免了,今天的数据是四环以内,保费就低,明天开车去珠穆朗玛峰,保费就一天100块,如果推出这种保险服务,传统的汽车保险模式全部破产,汽车制造商就横空跨界进入了大数据个体化保险业抢钱了。” 王立新教授现场支招。

    王立新教授也就大数据挖掘的核心问题进行了讲解。“大数据挖掘的核心问题就是解决两个大问题,一是谁喜欢你?二是喜欢你的还喜欢别的什么?第一是为营销你自己的东西服务,第二是可以实现跨界交叉营销。依据时间相关性和跨界相关性来寻找共同点是大数据分析的基础模式。”

    王立新教授提出,任何一个大数据库必须具备个体水平全数据与行业垂直全数据运营能力两个功能,需要采用时间相关性挖掘和跨界相关性挖掘两种手段来挖掘数据。他指出,“实现大数据运营有以个体对象为核心的全数据的实时汇聚分析能力,垂直大数据的商业模式以及大数据+风险投资三种商业模式。

    精准匹配:大数据作为产业的三种商业模式

    “凡能釆集到供需各方精准实时大数据者为王,今后没有大数据,不具备在72亿人中精准制导找到自己目标顾客的能力者,无以言商。”王立新教授指出,一切机构本质上都是大数据运营者,对顾客的控制力是成败的关键。

    关于大数据运营的三种商业模式,王立新教授进一步做了解释。“一是永远赚同一个人的钱,精准满足他所有需求,跨界水平扩张赚钱;二是永远只赚同一种需求的钱,满足所有的人,专业化垂直行业坐庄赚钱模式;三是依托大数据进行精准风险投资孵化上市资本运营赚钱模式。” 王立新教授说。

    “输入王立新手机号,王立新在里,所有的数据行为,吃喝拉撒睡,位置、游戏、阅读、通话、短信、社交,所有的数据形成一个王立新数据库,然后分析王立新最近想吃什么,想去哪儿玩,想读什么书,想看什么电影,想交什么朋友,然后干什么?就是要永远赚王立新的钱,满足他的所有需求。”

    针对以个体对象为核心的全数据的实时汇聚分析能力的商业模式,王立新教授解释了“跨界抢钱”的想法,“生产房屋、汽车、服装……,满足顾客所有的需求,首先要有水平数据库分析能力,锁定一个对象,聚集全数据,按多需求的水平轴分析他的全需求,你经营的是一个顾客(对象)大数据背后的所有需求和他口袋里的全部购买力。”

    关于第二种商业模式,王立新教授则以宝洁公司的商业模式为例,“我只满足一种需求,但是我要满足全人类,只要洗涤用品就是宝洁公司为王,洗发水你有头皮屑,请用海飞丝,白领丽人不自信,用飘柔就这么自信,P&G,宝洁公司洗发水,总有一款适合你。”

    “第三种商业模式,啥也不做,守住一个大数据平台,看上面哪个应用、内容、服务、产品、项目受欢迎,根据数据增长变化做出精准投资判断,拿着钱对好项目说:兄弟想上市吗?我用精准大数据孵化你,把你弄上市,把猪养大,卖了,投资翻十倍回来。继续对另外一个兄弟说,你这个项目做得也不错,我也投了。”在王立新教授看来,大数据加风险精准投资的资本运作,更赚大钱。

    “未来成不了平台的,很难赚大钱,不能在平台上售卖自己商品的,连小钱也赚不了。要么成为平台,要么利用别人的平台。”王立新教授也强调了互联网时代平台的重要性。据他透露,2020年,中国将迎来5G时代,手机将成为唯一重要的平台。“如果未来你的生意在手机上看不到,那这生意是做不下去的。” 他指出,安卓系统将在未来的时代成为最具有影响力的平台。

    此外,王立新教授还提出能采集到数据的是大生意,不釆数据的是传统小生意;你经营的不是产品而是客户的所有需求和钱袋里的购买力;代表客户利益去抢别人的钱就是羊毛出在狗身上;精准匹配才是核心竞争力;机器人让人类工作只剩下自娱自乐等观点。

    定位重庆:把握优势,突破瓶颈对接大数据时代

    “重庆引入手机制造、汽车等行业,今后也应该以互联网的手段进行市场调查,在智能终端上收集精准的用户数据,才能使这些行业得到更好的发展。” 王立新教授说。

    重庆作为中国最大汽车生产基地、全球最大笔电基地,智能终端3亿多台,如何对接大数据时代,王立新教授也给出了建议。“重庆作为长江上游的龙头,需要根据传统制造业、产业的优势,来找某个细分领域的大数据基地,比如,可以提出“长江经济带大数据”的概念,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长江沿岸的各种数据非常庞大,所以我个人认为如果重庆、武汉、南京、上海成立一个长江经济带大数据中心,从产业分工和数据来讲就是一个动脉,在长江沿岸几个主要的大城市,建立以长江为纽带的智能化的大数据中心,我们可以依托长江,依托重庆的传统工业。”

    王立新教授指出,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只能扮演倡导者、管理者的角色,不能跳到市场的角色上来,可以通过政策、招商引资和人才,让它市场化运作。“现在国家层面的问题就是把这些数据作为一个公共的资源进行开放和运用,但是现在这些数据产生在不同的地方,政府的作用就是,在保证隐私和安全的情况下,把原始数据清洗干净,然后引导到同一个平台和数据库里,并且造福于人类。”王立新教授说。

    王立新教授强调,还要抢占制高点,现在贵州率先布局了一个公共大数据国家重点实验室,我们能不能依托重庆雄厚的工业基础,搞一个工业制造业大数据,或者干脆叫一个智能终端大数据,你有了这个理念和计划了,你才能像中国移动中国联通那样,让这些智能手机的数据往你这导。“也要学会借力,一个国家或地区之所以穷,第一缺思想观念,第二缺人,关键缺人。人才是创造无穷的,是核心竞争力。重庆可以吸引人才,把优秀人才吸引来,创造机会,让人才留下来。” 他指出,重庆需要跟北上广的知名大学、科研单位形成产学研的合作,解决人才共享的问题。

    在中国大数据云计算发展的大环境中,王立新教授对重庆的重要作用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认为,中国科技部在国内布局九个跟大数据相关的基地,海南岛、北京、贵州以及重庆两江新区都在内,两江新区国际云计算中心,规模大成效突出,值得深度发掘和利用。重庆人思想很解放,看得很明白,办事效率也高,下一步可以根据支柱产业的优势和云计算大数据的优势,做好深入的规划,虚实结合,才能有更好的效果。

    (王丹 操梅 王迎迎)

两江新区官网
图览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