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新区官网 > 正文
重庆自贸试验区上路,改写国际贸易规则的第一天

    南岸,弹子石。蓝天如洗,白云绕城。

    一百多年前,一个见证了重庆开埠历史的地方。

    一百多年后,弹子石有幸再次见证一个注定会被历史定格的瞬间,一个改变重庆历史的关键事件——

    4月1日,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运营。

    这标志着,重庆自贸试验区正式上路。

    从20年前的直辖市挂牌,到两江新区挂牌,再到最近的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挂牌,重庆已经不是第一次体验挂牌的新鲜感了。

    但这一次的挂牌,对重庆来说意义特殊。

    也许,只有20年甚至50年后回望今天,才能更准确地理解这次“挂牌”赋予重庆的重大历史机遇,更能完整地感受到重庆因此而发生的“蜕变”。

    后人在大历史视角的解读里或许还会如此写道,“2017年4月1日,还有一个特殊的意义,因为今天,成为通行上百年的国际贸易规则被改写的第一天。”

    新华网注意到,今天与重庆一起挂牌的还有辽宁、浙江、河南、湖北、四川、陕西6个省,一个从沿海到中部再到西部的自贸区战略新格局正在形成。

    重庆,作为领内陆开放风气之先的城市,这几年来一直备受瞩目。

    6年前,“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诞生,6年来,“渝新欧”已从开通之初的每年几十班发展为去年的400多班,货值已占所有中欧班列的50%以上;

    去程货物已由电子信息产品为主,拓展到整车及零配件、咖啡豆等多个品类,回程货物也已拓展为整车及零配件、化妆品、酒类、奶粉等; 如今,蓉欧、汉新欧、义新欧……中欧班列大家庭的成员越来越多,货运量也越来越大。

    可以说,正是重庆,引领着中国内陆地区从开放“末梢”变身开放“前沿”。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从“海洋时代”形成的国际贸易规则,却是重庆一直挥之不去的“规则之痛”。

    “规则之痛”的痛点在哪里?——

    尽管“渝新欧”铁路联运时间只有海运三分之一,但海运货单具有金融属性,可用于融资押汇,提升企业资金周转效率,而铁路货单则无法融资押汇,这给企业资金周转带来很大困扰,也削弱了中欧班列相比海运的优势。

    陆上贸易规则缺失,也体现在内陆口岸的关检瓶颈。沿海口岸执行的是“负面清单”,即清单以外的都可以做,而内陆口岸执行的是“正面清单”。

    以整车进口业务为例,沿海口岸多年来已形成一整套成熟高效的整车关检规则,而内陆口岸则规则缺失,检测环节过多,不仅影响通关时效,还会产生更高的费用,不少企业望而却步。

    此外,铁、空、公、水多式联运也面临着不同交通方式规则相互割裂的“最后一厘米”难题。由于铁路、公路、水路等不同运输方式的运单、载具等无法互认,关检的规则效率也各不相同,多式联运的制度成本高昂。

    而这些“规则之痛”,有望随着自贸区的挂牌“破局”。

    业内人士看来,重庆自贸试验区的设立,将创造出更大的制度创新空间,正是构建陆上贸易规则的绝佳契机。

    重庆将依托自贸区更大的创新空间,进一步做大“渝新欧”的货运量,完善中欧班列的配套基础设施体系,探索制定铁路运单融资押汇、载具标准化等一系列陆上贸易规则。

    重庆还将依托自贸试验区,在果园港打造集铁路、水路、公路于一体的复合型物流枢纽,探索多式联运监管模式,建立“硬件无缝衔接,软件规则统一”的多式联运物流体系。

    此外,重庆自贸试验区的设立,也将推动内陆口岸的海关、国检在监管模式、通关效率等方面与沿海地区甚至发达国家对标,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出一整套适合陆上贸易的关检规则,大大提升内陆口岸的开放程度。

    重庆自贸试验区还将推进多项制度创新,打造行政高效化、投资贸易便利化、社会服务便捷化的营商环境。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重庆的自贸试验区建设并非“万丈高楼平地起”,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跳舞。

    国家此前在重庆设立的两江新区、自主创新示范区,以及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核心区,均与自贸区的范围大部分重合,而三者已在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等方面进行了系列创新探索。

    重庆自贸试验区挂牌运营后,重庆将形成 “四区叠加”格局,释放出巨大的开放红利。

    例如,重庆自贸试验区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区域范围大部分重合。后者启动一年多以来,已在交通物流、金融服务等领域实现超过160亿美元的重大项目落地,旨在通过提升物流联通化水平和投融资便利化水平,降低内陆地区发展的物流成本和融资成本难题。其前期的探索,如多式联运规则、境外投融资的便利化等将直接成为自贸区的组成部分,其无法实现的创新探索,如飞机融资租赁等,则可依托自贸区实现。

    前两批自贸区的53条成功经验中,重庆自贸试验区复制了19条。其中包括负面清单、事中事后监管、一颗印章管审批、放宽外资准入门槛等,将大大降低管理成本和要素成本,尤其是营商方面的要素成本,重庆将借此成为投资的“成本洼地”。

    在此基础上,重庆将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做大做强先进制造业,不断增强产业辐射效应,带动西部大开发战略深入实施。

    重庆——这座勇于突破“规则束缚”的城市,这座在内陆开放发展上敢为人先的城市,这座善于抓住历史重大机遇的城市,今天又站在新的起点上出发了。

    事实上,重庆的起点已经很高,但重庆人打造内陆开放度最高城市的初心却从未改变。

新华网
图览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