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新区官网 > 新闻频道 > 两江要闻 > 正文
不产一粒咖啡豆 重庆如何做年交易额几十亿的咖啡生意?

    不产一粒咖啡豆的重庆,怎么做起咖啡的生意来了?这是很多人听到“重庆咖啡交易中心成立”时的第一反应。困惑,不解,好奇,当所有的目光聚焦在这个新企业身上时,重庆咖啡交易中心的发展步履却在稳扎稳打中越走越清晰。

    上线3个月以来,媒体、客商、银行甚至外国财团,纷纷涌入这家公司一探究竟。

重庆咖啡交易中心总经理彭德

    一个季度不到的时间,重庆咖啡交易中心向外界交出了这样的答卷:线上交易金额突破1.7亿元人民币,线下交易更是达到2.46亿美元。

    它如何取得这样的发展速度?在没有“咖啡基因”的山城重庆,究竟又是怎么飘起了怡人心脾的咖啡味道?

    本期《两江会客厅》走进重庆咖啡交易中心,与公司总经理彭德,深度对话。

     跨界:从煤炭到咖啡的转型

    两江新区星汇两江斜对面,轻轨光电园站出口不远,银白色的大楼上,“重庆咖啡交易中心”赫然在目。

    6月16日以来,这个成立不久的公司已然成为咖啡界的“网红”。连轴转的忙碌也成为公司总经理彭德的生活常态。

    让人惊诧的是,彭德此前是做煤炭生意的。这次,受重庆能源集团指派,出任重庆咖啡交易中心的总经理。

    “您曾经是做煤炭的,怎么现在做起咖啡来了?”这样大跨度的变化,成为彭德被人问得最多的问题。

    两个产品本身虽都是黑色的,但是其背后的属性却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能源产品,一个是世界三大饮料之首,除却本身的材质用途各有千秋以外,煤炭行业背后有着政府调控的色彩,而咖啡则属于高度市场化商品,同时具有鲜明的国际化特点,金融属性也更为明显。

    彭德转型的背后,更是能源集团本身蝶变的缩影。

    咖啡消费在全世界范围内,每年维持在870—900万吨左右。目前,中国国内的咖啡消费每年保持在20%左右的增长速度,这样高速增长的背后,是消费者对咖啡产业的旺盛渴求。与此同时,国内能源尤其是煤炭产业过剩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去库存、化解过剩产能成为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

    面对这样的机遇,有着多年国际贸易经验的重庆能源集团与云南后谷咖啡等合作,推进以欧洲为目标市场的咖啡贸易和进出口业务。

    就在今年的7月25日,参加全国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现场经验交流会的与会代表,到重庆咖啡交易中心视察参观。代表们对能源集团大力推进供给侧改革,大力推动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培育发展新动能的做法给予了积极评价。

    而这,成为能源集团和彭德转身蝶变的一个注脚。

      答疑:咖啡交易的重庆路径

    但是,转型并不轻松。对彭德来说,新业态、新机制、新的工作场景带来的,则是扑面而来的压力与沉甸甸的责任。

    咖啡界同行、媒体、银行、政府官员……参观、合作、采访、视察,加上成立后的资源调度、机制运行等等,让彭德很是忙碌,以至于此次的采访,都不得不一约再约。

    在一颗咖啡豆都不产的重庆,交易中心喊出“打造全国最大、世界第三大咖啡交易平台”的口号。很多人最开始满脸疑惑:重庆做咖啡生意,行吗?有媒体甚至打出标题:不产一粒咖啡,重庆成立咖啡交易中心要做什么?

    这种疑问,也出现在了央视记者的提问里:面对央视的镜头,彭德一脸自信:重庆做咖啡,水到渠成。

    他指着LED显示屏上重庆在一带一路、长江黄金水道的特殊节点位置时说:重庆向东,黄金水道;向西,是渝新欧国际大通道。这条大通道的形成,改变了国际咖啡贸易的传统格局。

    这段镜头,出现在了7月6号的央视《新闻联播》上。

    很多人都以为,咖啡交易要有咖啡生产为基础,但在彭德看来,这是认识上的误区。纽约、伦敦并不生产咖啡,但却是世界知名的咖啡交易中心。巴西咖啡畅销全球,但因金融、贸易等多种因素的限制,却无缘成为世界级的咖啡交易中心。

    就重庆而言,这个西部唯一的直辖市有着非同一般的优势。首先,中国正在成长为一个大的咖啡消费市场。而重庆,不仅紧邻咖啡生产大省云南和占世界咖啡产量三分之一的东南亚地区,借由西部开放高地的优势,通过长江黄金水道、东盟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渝新欧等交通区位,既可辐射中国,在联通咖啡原材料境外供应方越南等地以外,还可由渝新欧直达当下咖啡主要消费市场的欧洲腹地(渝新欧国际班列,从重庆直达德国杜伊斯堡,全程11000多公里,仅需13天,比江海联运节省30天,比空运便宜4/5)。

    此外,能源集团本身的外贸进出口经验加上咖啡交易中心股东(云南后谷咖啡)等在咖啡业深耕多年的底蕴,外加背靠咖啡种植产地云南省的地理优势,再加上重庆本身要素市场的逐步健全,这一切都使咖啡交易的主客观条件足够完备。

两江新区官网
图览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