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新区官网 > 新闻频道 > 媒体聚焦 > 正文
青年民警陈冰:一位“80后”警察的坚忍与担当

陈冰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神探”型的刑侦技术专家。他曾经一点一点地接近这个梦想:高中毕业后如愿考入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大学毕业后又如愿进入重庆市公安局两江新区分局刑事侦查支队刑事技术大队。在刑侦支队5年多,陈冰勘验了500多个现场,提取了357件物证痕迹、387枚指纹和足迹样本,破获了10多起命案和其他大案要案。

2010年4月8日的一个瞬间,似乎让一切都成了泡影。这天清晨,陈冰在勘查一起变压器被盗案现场时,因电工操作失误不幸被万伏高压电严重击伤,被迫做了全右臂截肢,股动脉和股静脉都在事故中完全断裂的右腿,也落下了严重的功能性障碍。躺在床上的陈冰曾经心灰意冷:“我再也不能跑步、打球、游泳了,再也不能做热爱的刑侦工作了,再也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了。可是我才29岁啊!”

看着病床旁日渐憔悴的父母,陈冰决心让自己重新站立起来。他让父母帮自己坐到轮椅上慢慢活动,然后用左手抓住轮椅一步一步挪。有一天清早,父母出去买早餐了,陈冰迫不及待地起床练习走路,没想到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砸到了地上。陈冰说:“我好像突然才想起来,我真的没有右手了!”愣了一会儿,陈冰改用左手撑地,想站起来,结果往右边一偏又摔下去了。

为了这个“站着”的梦,陈冰几乎走遍了医院的每个角落。住院部前面有一个水池,他和父母每天都要来这里。陈冰用左手扶着一位老人的肩膀走,另一位老人推着轮椅紧紧跟着。周长200米的水池,走一圈常常要花两三个小时。陈冰是独子,受伤前一直跟父母住在一个小区的18楼。出院后,他让父母每天扶着自己从18楼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到1楼,又从1楼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爬到18楼。他一边坚持康复训练,一边练习用左手写字、用电脑,用嘴固定鞋带用左手打结。他还学会了手脚配合洗衣服。生活基本能够自理后,陈冰向父母提出要重返警队。母亲心疼儿子,坚决不同意。看着母亲红红的眼眶,陈冰一次次陷入沉默。按政策,他不用再上班同样也可以领取工资、补贴和每个月2500元的看护费,但是他对父亲说:“我还可以整理案卷、做刑事技术工作。我从小就想当警察,我不能就这样放弃。”

2015年12月15日,两江新区分局党委研究后同意陈冰重返工作岗位。他自己在地铁站附近买了一套三四十平方米的房子,每天赶第一班地铁去单位,晚上下班后继续整理档案资料,等到晚上8点左右人少了再乘车回家。分局刑侦支队又特批他可以采用弹性工作制避开早晚高峰,他说:“我不是什么特殊的人,不能让你们一直伺候着。”

分局安排他做刑技室的专职内勤,他用电脑将所有现场勘查获得的档案材料进行梳理、排序、登记、打印,再将打印好的档案整整齐齐粘贴在档案盒内。看起来很轻松的过程,陈冰做起来却很费力。同事看到想帮一把手,陈冰说:“你们去忙自己的,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废人嘛!”他整理归档了三四千份旧案卷宗,对每个卷宗都能“一口清、一查准”。他通过旧案档案整理和研究发现的新线索,帮助刑侦支队破获了数十起案件。

陈冰并不讳言自己的残疾。他曾回医院给烧伤青少年讲述自己受伤和康复的经历。一个15岁的小女孩问他怎样对待别人异样的眼光,陈冰说:“别人的眼光在你身上只会停留几秒,你的生活却是一辈子。人生无法预见,但你一定要‘在路上’。”

【记者短评】

莫忘那些默默无闻的英雄

29岁,陈冰在执行任务时被1万伏的电压击中,失去了右臂;30岁,他学会了左手写字、学会了手口并用系鞋带,重返工作岗位。而后,这位“80后”的独臂警官屡破大案、屡立战功,热心公益、捐款助学,用一只手撑起了人生的天空、担起了人民警察的使命。

他是中国公安队伍中的普通一员。正是这支队伍,2015年全年有438人英勇牺牲,有四千余人光荣负伤;正是这支队伍,长期超负荷坚守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第一线;正是这支队伍,在万家团圆时执勤、在夜深人静时加班,在任何急难险重的地方都站在了最前面。

近几年来,一些不文明执法现象引起了大众关注,也带来了一些对公安队伍的误解。要批评个别现象,也要看到整体情况;要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也别忘记:这支队伍始终有着成千上万像陈冰一样默默无闻的英雄。

(本报记者 张国圣)

光明日报
图览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