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新区官网 > 正文
两江创客吴文一:最靠谱的,永远是蜗牛自己

    今天中国的创业人群里,起码有一大半离上市梦想还很遥远,他们现在的状态还不是上股市,而是上菜市——

    就像每一个辛勤的菜贩肉贩一样,每天早起,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摆到各种市场上交易,在竞争中养活自己,创造价值。

    这样的人,才是创业者群体的绝大多数:背后没有平台,身边没有团队,唯一的资本就是自己的勇气、智慧和勤劳。

    他们当然是在创业,他们当然叫创客。

    吴文一,就是这样一个人。

    美院毕业生的个性

    约好早上9点半见面,吴文一迟到了大约半小时。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睡眼惺忪,两个黑眼圈特别明显,手里还拿着一根燃了半截的烟,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好了。

    “抱歉,昨晚赶个设计稿,弄完都6点过了……”

    说着猛吸了一大口,烟头闪闪发亮,就跟只给了你3个多小时睡眠时间的闹钟一样,亢奋得令人崩溃。

    原来如此。我对眼前这个82年出生的年轻人,有点刮目相看了。

    坐下一小会儿,吴文一迷离的眼神开始渐渐聚焦,思路也清晰起来,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做平面设计的,对,就是在猪八戒上接单的那种,可以叫威客。最近注册了一个公司,叫易明堂。”很明显的四川口音。

    这个生在四川内江一个普通家庭的男孩,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所以后来毫无悬念地考到了重庆,在四川美院学平面设计。

    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连吴文一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有这样一种个性——不愿意受约束,不愿意向人求助,凡事,都想自己作自己的主。

    你要说学美术的人都是这个调性,那不对,因为在进美院之前,他就已经为自己规划了一条大致的人生道路——靠自己干出一个事业来。

    所以刚毕业那会儿,他就蠢蠢欲动想要单干,但毕竟时机太不成熟,于是只好跟别人一样,先从打工开始。

    从2005年到2007年,他先后在几家公司干过,呆得最长的也没超过半年。虽然做的都是平面设计这种专业对口的活,但没办法啊——

    他早就认定了一个道理:替人家干,公司做得再好,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总之,不嗨森。

    去一个两眼一抹黑的地方

    2008年一开年,他就跟几个朋友一起跑到了拉萨,想在雪域高原合伙做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司。

    没有前期调研,没有科学计划,连本钱都没有几个,这样的创业结局可想而知。雪域雄鹰本来想飞到海拔8848,结果几个月后就果断下降,目标是海拔8.48的沿海城市——厦门。

    离开拉萨那会儿,是吴文一特别迷茫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去哪里,该干什么。于是他回到重庆,靠偶尔接一点小活儿维持基本生存,完全看不到方向和希望。

    这时候有朋友说,厦门那边机会比较多。其实人家很可能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但你要知道,对一个饿得不行的人来说,任何一句有关食物的暗示,都极有可能酿成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为了传说中的那个馒头,吴文一坐火车去了厦门,那个地方岂止人,他连鬼都不认识。

    这是一个拍过《疯狂的赛车》的城市,现代与原生态共存共荣,的确提供着无限的想象空间。然而初来乍到的吴文一只能从最不乐意的事干起:在一个地产公司做设计。

    熬啊熬,差不多一年就过去了,机会出现了——福建某广告公司要在厦门开一家分公司,负责这事的人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偏偏就找到了正在煎熬中的吴文一:

    兄弟,技术入股,怎么样?

    对吴文一来说,这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总公司负责所有运营费用,而他作为核心成员还有技术股,这不正好符合他的需求吗?

    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也露出了残酷的本来面目。总公司虽然承担保底费用,但没有任何资源扶持和业务帮助,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去挣。

    才半年多,4个人的厦门分公司就跑了两个,剩下吴文一和另一个难兄难弟,独力面对所有的难题:广告需要广告主啊,你设计做得再惊世骇俗,没有客户买单,还是然并卵。

两江新区官网
图览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