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江新区官网 > 生活·导航 > 我的两江生活 > 正文
抗战文化:重庆文化史上的一座高峰

    重庆,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乃至文艺史上,一个绕不开的重要地标。

    因为抗战,重庆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毁灭和苦难;也因为抗战,重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文化机遇——

    据统计,抗战期间重庆有70多家报纸,900多种刊物。抗战八年物资紧缺,在渝出版社却出版了300多部小说、近百部文艺书籍。由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和推动的“雾季公演”共创作演出了242台进步话剧。在战火中,大批进步的文化人士不仅没有屈服,反而以更加洪亮的声音呼唤着和平,呼唤着救亡,并始终坚信胜利必将来临。

    赶赴重庆,不仅是为了安全,更是为了气节

    “敌人要将我们过去的文化中心变为文化落后的区域,而我们则要将过去的文化落后区域变成文化中心……集全国优秀作家的力量,我们相信是能够将闭关锁国的西蜀——以至整个西南的文艺状态,推动到蓬勃发展的道路上去的。”

    1938年,写罢这段高昂的宣言,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诗人冯乃超搁笔起身,从即将沦陷的武汉赶赴重庆。当时的重庆,无论文学、戏剧还是电影,影响力都十分微弱,而冯乃超却怀着十足的信心,看到了这片文化贫瘠的土地上的生机。

    这种信心的产生不是没有来源的——老舍、郭沫若从湖北出发,巴金、冰心从云南出发,曹禺、艾青从湖南出发……他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重庆!

    据统计,抗战期间,来渝的文化大家、名家多达数百人。他们为一度闭塞的重庆城带来了浓郁的文化气息,也把中国现代史上水平最高的文学、戏剧、电影、美术和音乐带到了山城的大街小巷。

    对于他们而言,来渝固然是为了躲避战火。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要远离日军的占领,保住自己的气节。老舍就曾直白地说:“一个读书人最珍贵的东西是他的一点气节。我不能等待敌人进来,把我的那点珍宝劫夺了去。”

    疾病、轰炸、贫困,却让他们喊出了时代最强音

    清晨,阳光射进北碚蔡锷路24号(今北碚天生新村63号,即四世同堂纪念馆)的小院卧室,寓居于此的老舍便忍着头昏起身,在窄小的木头写字台上铺开稿纸,提笔写作。

    这是老舍在抗战期间的重庆生活常态——只要还能起床,就要创作!

    1940年,由于生活清贫,老舍患上了贫血症。只要稍一劳累,眼前就天旋地转。除此之外,他还得了当时的“流行病”盲肠炎。

    受疾病与空袭煎熬的绝不只是老舍一人,来渝的文艺家们在作品中留下了大量记载——

    艾青在《抬》中这样描述被日军空袭炸死的妇女:“她的脑盖已被弹片打开”;冰心在《小桔灯》中写歌乐山上的小女孩“瘦瘦的苍白的脸,冻得发紫的嘴唇,头发很短,穿一身很破旧的衣裤,光脚穿一双草鞋”……重庆的民众与文艺家们一样,饱受战乱之苦。

    所见所闻,化为创作的激情,让文艺家喊出了时代的最强音——

    “豪侠义士们便是历史节奏中的大锣大鼓。他们的响声也许在当时没有任何效果,可是每到民族危亡的时机,那些巨响就又在民族的心中鸣颤。那是天地间永久不灭的声音。”老舍在《四世同堂》中这样赞美。

    “中国,中国,你是应该强的!”曹禺在《蜕变》中这样呼喊。

    一个个声音汇集起来,最终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声浪。四川大学教授冯宪光认为,从抗战期间的文学与艺术创作情况来看,无论是作品的数量与质量,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这让重庆成为了当时中国名副其实的抗战文化中心。”

    关注民生,左翼作家为民族兴亡奔走呼号

    “太虚浮海自南洋,带得如来着武装。今世更无清净地,九天飞锡护真光。”1940年6月,田汉在北碚缙云山眼看日机擦顶而过,愤而写下这首七言绝句,并题言“今日为光明与黑暗之战”,以此表示绝不屈服,必将坚持抗战的决心。

    在抗战期间重庆文化界号召爱国救亡的声浪中,有一片不容忽视的声音,这便是如田汉般的左翼作家们为民族兴亡而发出的呼喊。

    何谓左翼作家?这要从1930年3月在上海成立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简称:左联)说起。左联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鲁迅、茅盾、郭沫若、阳翰笙、田汉等都是左联成员。文学史上的左翼作家便是泛指他们及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一批青年作家,如萧军、萧红等。1936年,为了建立文艺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左联自动解散。

    左联虽然解散,左翼作家在抗战期间却仍然十分活跃。“左翼作家自左联成立起,就关注民生,关注百姓所受的苦难。到了抗战期间,他们又在其中融入了爱国救亡的精神。”西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王本朝告诉记者,在抗战期间,茅盾、郭沫若、田汉等作家充分发扬了左联的文学传统,积极地以文学创作来推动抗战,他们的作品关注民生,深具家国情怀。

    身在颠沛流离之中,心系受压迫的百姓,是左翼作家的共同特点。在渝期间,茅盾既写下了豪情壮志的散文《白杨礼赞》,赞美抗战将士;又写下了尖锐犀利的话剧《清明前后》,批判黑暗不公的现实。

    在王本朝看来,“左翼作家在抗战期间以文学为旗帜,不放过每一个文学阵地”,始终积极地宣传爱国救亡,揭露现实黑暗。

重庆日报
图览两江